《星岛日报》 刊于 2001年2月13日

英国与香港:素黑穿梭两个家

访问:黄润湘


家的观念,于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意义。经济上看是财富或是资产。
「家」是游子的心灵回归地,也是出走的起点。四堵墙加上地板、天花,要证明是阁下的地盘,于是极力搞得个人化。自由文化工作者素黑的眼中 ,「家」自有一派意义,且横跨英国及香港。


家在英国Brighton

     每人都有自己的一杯茶。属于素黑身上的颜色是黑色;「家」的意义等同「离开」。得闻她在外地自置居所,自然极之好奇。「Brighton是个开放又精采的小地方,好想每年长时间停留。英国的屋价格波动细,租屋比买屋贵,于是便买下了。在多元化的社区,创作灵性该较香港丰富,Brighton空气又好,人也较友善。」素黑绝不是精于计较个人资产的人,主动经历买卖的繁文缛节,可见此地有多神奇!

 

    「大概五百尺左右,在这里我由衷地感到喜悦。站在那,觉得阳光穿过全身,原来阳光下的自己也可以美丽。」以往的她经常刻意收藏自己,Brighton的家给素黑新生命。


暂居香港地

     在香港,素黑流徙过大埔、湾仔、离岛。刚巧年初要搬新居;新屋仍在同一地点,被选中的原因是租屋附加未调音钢琴一座,家中消遣节目是弹scale及吹尺八(传统日本乐器)。一直以来「家徒四壁」是家境不富裕的代名词,亦可以是「简约」的代号。素黑不讳言好想Brighton,空置亦有些可惜;「它令我对『家』多了一重正面感受,更珍惜自己;不过这些始终是身外物。」


  • 简体
  • 繁体
copyright © 2003 - 2014 blacksoblack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400495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