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大校友》第三十三期 2003年6月

资深作家、註冊催眠师、情绪治疗工作者、多媒体网站高级经理、网站节目主持人、大学讲师、文化政策研究者、藝术发展局藝术顾问……,这一大堆头衔,在不同时间掛在她的身上。她是多才多藝的传奇女子──素黑(原名叶佩怡,91新亚英文,94研究院英文)。


     唸大学期间,素黑在校內校外已经十分活跃。大学还沒有毕业(九十年代初),她便参与文化政策研究,和一班文化界及政界人士推动文化藝术政策的改革。「读研究院时,我做的是文化研究,因为我觉得唸比较文学已经有鲇过时了;而且当时整个社会都很政治化,要关心香港的文化,要寻找身份认同」。不說不知,她还是第一个中大英文系的毕业生,做文化研究论文题目。



  毕业后,素黑虽然马不停蹄地工作,卻沒有一份是全职。她觉得,办公室的工作太枯燥了。她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,可以让她有自由,更喜欢披荊斩棘,不停创造。「沒有自由的工作,我不会做。我喜欢无中生有。当一间新公司的运作上了轨道,我便会离开,寻找新的挑战」。


  毕业后第一年,素黑便接受了一份很有挑战性的工作──带领內地独立剧场「戏剧车间」赴欧、美及日本十多个城市巡回演出半年多。一个从未接触过舞台的人,一下子要兼任舞台监督、灯光控制及副监制的工作,其中的辛劳简直难以讠說。「那时的确很吃力,不但要学习舞台的种种技术,还要替剧团的成员作心理辅导。因为他们都来自內地,很少机会与外国人合作,於是產生了很多文化冲突,成员间又產生猜疑。当时我与他们一同经历这些,体验人性的溫情与伤害。这种经验是我生命中很璀灿也很痛的回忆」。


  素黑从来不怕工作艰辛,只怕工作乏味。1995年,她曾经整个月不眠不休出版一本文化藝术杂誌《过渡》。1996年,因为身心皆疲,再负荷不了,她觉得必须改革自己,要回归自己,決定放下工作,开始尝试另类疗法、站桩、灌肠等。「我首次回到自己的身体裡,这是很大的震撼。从前我太悲观,但这时候开始,我看到崭新的自己」。1997年,素黑放下香港的一切,丟掉过去所有的包袱,孑然一身走到英国小镇Brighton生活。「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,沒有歧视,很有活力。我体味到自由,自由是从自己发出的,是真正快乐的泉源」。


  「在英国休息了年半,」素黑說:「2000年回港,才做第一份正职──新城网站监制,其后转职一所跨国公司,成立廿四小时网上直播电视台。曾经搞过一个网上电台,让年轻人和女性发声。与一大群有活力、有创意的年轻人一起工作,让他们自由发挥,这是很难得的经历。」


  不等科技泡沬爆破,素黑又离开,开始人生的另一页──催眠治疗与实践。


  「我开始真正返回人的內在去,研究潛意识的开发,寻找解除困忧的有效方法,就是返回自身能量的自疗,催眠和梦的再创造是其中很好的入口。我现在替受感情或情绪困扰者治疗,更积极发展开发儿童的学习及创意潛能,为新生代建立自信和自爱」。


  从1989年开始写专栏,但直到最近才出版了两本书:一本是情绪治疗的个案《妳不是一个人》,另一本是性史访问錄《好性女子》。


  「以前写的东西很私人,所以不想出版,现在出版这两本书,是因为我觉得这两本书能啟发人返回自身解決问题。我並不是在做社会科学研究报告,而是帮助女性认识自己,释放她们的情绪」。她现正替大陆的杂誌写女性专栏,亦陆续在中港台出版更多书籍。


  在演讲、授课和情绪治疗的过程中,我常教病人放下执著。「眷恋过去,想佔有別人,其实都离不开执著。我们只能活在当下,亦只有当下才是最真实的」。放下执著瞥见爱,这是素黑的人生观。

  • 简体
  • 繁体
copyright © 2003 - 2014 blacksoblack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400495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