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信报》2001年12月31日

爱与身体贴近──素黑

访问:刘夏红


     素黑一身黑衣,一头乌发披肩,加上一双大眼睛,拼合出一般神秘的气质。

     过往十年从事文化研究及专栏作家,文章题材涉及性别、性意识形态、文化。她是集性别、性学和健康医疗研究等多元瓣数于一身的专栏作家、也是催眠治疗师。她也会加入网站、负责策划制作。又在网上电视台做节目,题材离不开性。

     素黑经常谈性、谈催眠、谈身体,感觉与她的名字不一样──不是黑漆漆、冷冰冰,其中有爱、有阳光、有生命。


催眠

     我属于思想型的人,从小对人、生命、性有很多疑问,催眠正是我寻找这些答案的一个入口,它可以让我更了解生命内在的感觉。


     催眠首先就是走进人的潜意识内,我们的潜意识很脆弱。美国有一个很经典的催眠病例:有个病人肠脏有问题,但动了好几次手术,把肠都割去了大部份,仍查不出毛病所在。后来在催眠治疗的帮助下才知道,原来病人小时候经常被父亲责骂无用:「you have no guts(肠)!」这句话入了病人的潜意识中,竟渐渐侵害了他的肠机能。


     要了解催眠治疗,先要明白我们日常的行为。在我们的成长中,社会文化告诉我们,人与人要怎样沟通的、交往时的礼仪又是怎样。例如,女孩子要坐得斯文,与人说话时眼睛要望著对方等。这些后天的社会教化,形成了我们的表意识。表意识受很多限制,未必会令人开心,甚至与我们的性(内在的本性)相违反。如果我们只在这些表意识下运作,某程度来说是很虚假的行为。


     实际上,我们都受很多表意识的压迫,因为大家都无法逃离社会文化的影响。然而,对我来说,我想了解自己多一些,催眠治疗正可以帮我回到自己的内在,寻找原始的「性」。我相信,如果我了解个人的内在多一些,也能了解生命,这样,我会更懂得爱。


     未经历过这个过程,无法体会个中感觉,我也只能跟你分享到这些点滴。催眠给我最大的震撼是,当一个人go back to oneself自己面对内在时,便不受外在理性的表意识约束,有些接受催眠治疗的病人,在接受治疗期间会放声大哭说:「原来我可以开心…..这些开心的事以往是发生过在我身上。」因为以往他们根本忽略了自己感性的内在,只不断被外在的表意识的规范影响,令自己身体及本性都分裂,疏离。为病人治疗时,他们就算觉得自己几失败,看不起自己,当你进入一个深层的潜意识的状态,在治疗过程中,你的反应可以慢慢的改变过来,完全充满喜悦。这个过程给我的震撼是:我看到人是多么可爱,生命多么珍贵。无论你现在多不幸、很惨、负资产也好,每一个生命都是珍贵的。


身体

     我也曾经历过与身体疏离的阶段。


     我在家中排行第三,有两个姊姊及一个弟弟。记忆中,小时候很少人抱我,我却很渴望父母能抱抱我,但他们从来不这样做,不知是否因此令我的性格好独立,我知道样样事都要靠自己,我甚至不需要任何人,或许这个原因,造成我与自己的身体的疏离感,我甚至讨厌自己的身体,也很少照镜,觉得自己很丑。


     记得中学会考那年,一天我在家中温习,有个阿姨到访,她亲切的走到我面前鼓励我:「你读书好叻!畀心机……」说罢给我一个熊抱,我即刻打了个冷震,很讨厌这样的接触。


     在九十年代初,我开始投入很多艺术发展活动、文化政策研究及改革运动,也曾是进念二十面体文化政策研究小组核心成员,做了很多艺术行政的工作。后来又带领内地独立剧场「戏剧车间」赴欧美及日本十多个城市巡回演出,兼任舞台监督、灯光控制及副监制工作,游历欧美了日本重要艺术节。然而,这样的工作令身心太疲倦了,九六年,我决定离开这个文化艺术的圈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我放下香港的一切,以往的书及作品,要扔的扔,可送的送给学生,就带著两个皮箱到了英国流浪。我以往最珍而重之的东西,就在那一年全部都丢下了,我才发现,我整个人好像轻松了。


     在英国流浪的日子里,对我的影响很大。那年,我随意的坐上一辆开往Brighton的巴士,我对那里毫不认识,只知它是英国南部一个小镇。怎知道一下车我即被那里吸引著;我对自己说:「我就要住在这里!」因为这里有充满能量、澎湃的大海。我亦经历了一生中未经历过的事──我第一次爱上阳光。


     一直以来,我都只是一身黑色。也讨厌自己的身体。然一个早上,我在屋内站桩,阳光从窗外射入屋,照到我的身体上,我看到皮肤透出阳光,我感受到生命的力量,我第一次看到身体竟可以这般美丽,我突然间好感动,阳光触动了我的生命。从前我是一个很悲观的人,悲观到会想自杀,遗书都准备了好几封,甚么都从负面去想,但在英国的日子,我对生命的态度才有三百六十度的改变。


     我说的性不只是性爱的「性」:如果用中文理解相信会好一些。我们常说你的本性、创造性,这些内在的动力,都是我说的性。性爱、本性与吃饭一样,都是你需要的东西,两者根本无分别,请不要问我,吃饭与性爱的关系是甚么?


     我觉得要讲性,倒不如做多些爱。你要多些接触身体,才能体会到性是甚么,我认为有很多女性都不了解自己的身体,有些女性不明白男性为何有性欲,自己却没有,我就在一些为妇女而设的工作坊,教她们怎样以呼吸法挑起自己的性欲。


     这几年来,我做好多另类疗法,我试过灌肠、尿治疗等。尿的味道,有人说臭,但为甚么觉得臭呢?只是一直以来大家对尿的感觉罢了。如果你试过,你才知道尿的甘美!就这样,我对自己身体的感觉很强烈,你要知道爱,就先试了解自己身体,感受及体验一下。


  • 简体
  • 繁体
copyright © 2003 - 2014 blacksoblack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400495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