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 2012.11

君子Esquire – Art of Living Feature

盧永仁VS素黑

談愛說情

text by Cho




「一般我都會推掉找我談愛情的訪問,因為只是流於表面沒深度的話沒意思,其實我並不喜歡談愛情。」那天素黑在香港101高樓上鳥瞰海面上金黃色的日光,清澈的大眼睛看不出心事重重。印象中她的講座與訪談都是比較冷的,但今天卻跟Dr.Lo十分熱絡,興奮的說著中港台關於愛的話題:她也曾有過很大負能量的日子、她如今活在最極致的愛裡、她如何在醫院和機場體悟生離死別……對話由黑(色)作始,也以黑(色)告終。最後她說自己眼前正面對一個極大難關,原來還想再問問有何難題可難倒充滿詰慧的生命導師,但聽她說要有更大的智慧方能處理好,也只好作罷!



Profile:

素黑

中港知名作家、心性治療師、生命管理顧問、心共振療癒顧問總監、聲療靜心工作坊主持人,活躍於中港台及馬來西亞等地,新浪微博風雲榜「最具影響力文化名人」全國第二位,被內地媒體譽為「華語世界最具影響力情感自療作家」。著有《好好愛自己》、《好好修養愛》等多部暢銷書。


盧永仁

Dr.Lo,中港著名財經及企業管理專家。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藥理及遺傳工程學博士。曾在麥肯錫、花旗銀行集團、香港電訊、中國聯通及I.T.集團擔任西職,現為南華傳媒集團副主席及多間上市公司之獨立非執行董事。



L:盧永仁—Dr Lo

S:素黑



色彩共振


L:你喜歡黑色,更是素黑色。人生也好,愛情也好,是否很多東西在視覺感覺裡都是黑與白,有沒有灰色的地帶?


S:首先,黑不是一種顏色。因此,這並不是顏色的選擇,其實我從來不思索關於黑的問題,只是被問得多了,才去想一下。就好像被問為甚麼會愛上一個人一樣,本來不用多想的,想出來的那些答案如他其實有甚麼好,他符合我擇偶的三個條件等等都是假的,真相是愛情要來就來,重要的是我們如何跟愛相處,是用理性還是感性等。

科學地說,我靠近黑,是因為和它有著一種共振vibration。



L:那在妳的人生裡,怎樣分辨黑和白、是非錯對?


S:回到剛才所說,黑不是顏色,而是所有色素color pigment的總和,它是everything,單一顏色永遠不及黑的豐富。貪心地說,它是所有,是Alpha和Omega,最始和最終。因為有黑,才有光、有生命、有死亡,萬物從黑衍生出來,最終亦會回歸黑。



L:科學上說,最後,就像黑洞把所有東西吸收,我是研究科學的,所以有這個看法,黑是甚麼都會吸進去,甚至光也逃不過。


S:黑的豐富度,是我一生也不會看得透!而我在裡邊感覺很刺激、很期待,但其本身也很黑暗、很痛苦,會大起大落。有海嘯、有颱風、有太陽、有暖流,甚麼都有,這卻是我很願意靠近的人生,無論它有多痛或者多開心。



觀照人間


L:談回人生,妳說過妳喜歡去威爾斯親皇醫院看那裡的病人,我也很喜歡在機場看人生,我喜歡去舊的啟德機場,感覺很舒服。我在機場看到很多生離,醫院更看到很多死別。還可看到很多中間的東西,妳為甚麼要去醫院觀察呢?


S:我其實最初是去九龍醫院,那裡漂亮一點,樓底高一點,呵。我還寫過一篇文章是關於機場的,看來我們真夾,應該談一場戀愛!(Dr. Lo:哈哈!) 去醫院就是為了看生離死別,當然殯儀館也一樣。從小到大我都住在機場附近,我愛跑到機場看人家擁抱和流淚,從前讀中文大學時,我會研究醫學,我對人有很大興趣,我對文學、醫學、哲學的興趣,說到底都是想看人到底是甚麼。


那時我到威爾斯醫院的急症室,看到有些護理人員隨手把一個盆放到病人的肚皮上,只因為沒有地方可擺放。他們有當那是一個人嗎?感覺很可怕。血的腥味,血乾了氧化了的氣味,在等待的病人的痛苦,還有病人濫用醫療的過程,那些你都可看得一清二楚。我去醫院的圖書館閱讀很多中大沒有的專科期刊,像《Neuroscience》。


我去醫院是求認知,我對醫療的要求很高,因為要對生命負責任。我們無端要聽醫生的指令,要劏就劏,很被動,所以有需要多認知。那時我還嚇倒那些醫科學生,他們不明白為何他們也不看的書,我也去看。我會去認知,同時也要去體驗,人要經驗,人要experience,準確一點說,是要walk through那條路十分重要。無論你知道多少,你還是要親自去看、去聽甚至你要入醫院。我有次入醫院,因女病房沒病床要睡在男病房,那經歷很難忘!



L:你去醫院看生離死別,人生百態的眾生相,亦看過很多書籍,原因是否因為妳是治療師的身份?「情緒治療師」、「心性治療師」、或者妳不喜歡人們說的「愛情治療師」?


S:請盡量不要把我扯到這些terms上,我做的跟心理學沒有關係,治療師也不好說,應該說我是做療癒healing。其實我一直是幫助別人具體地管理生命,所以應該說生命管理更正確。我見客人不只是處理情緒或情感,我有可能跟你處理理財問題,因為你的感情問題可能是理財出了問題。有個案連自己買的保險是什麼,每月錢花在哪也不清楚,以為願望無錢實現,於是錯誤寄望愛情,結果又失望。


找我的人,最初以為問題跟婚姻、家庭、健康有關,但其實最終是整個人的life management出了問題,今天的問題可能是你15年前處理某些事情做得不好。可能是那時候你懶惰,或太依賴別人,結果今天你要面對種種後遺症,包括婚姻、事業、健康等問題,靠自己看不清開始、過程或結局。


自療是很具體也很spiritual,離不開誰給你生命,誰nurture你,還有你如何去cultivate自己。像鼻塞,可能跟天氣有關,也可能是三個月前的情緒醞釀到今天的結果。所以我會幫你看你的一生,我從不相信那些很玄妙的說法,如扯到你的前世,你先搞定今世再說。說到愛情,很多人會說一定是我們前世有所虧欠,今世才會這樣;今世不成,不如下世再來。債就是債,你不可以欠人五十萬,然後說下世再還,一定要馬上處理和負責任。



三地愛情


L:兩岸三地和很多華人的地方妳都去過講學。在人生、愛情和家庭方面,這些地方有沒有文化或地區性的分別?


S:有的,我有超過十年在很多華人的地方演講和處理個案諮詢的經驗。


印象中台灣人是很單純與迷信,有很多旗號不是宗教卻以宗教的方式做身心靈的事情。一般人沒有自我覺知,卻很渴求有人來幫助,於是你變成一個guru,很容易!


大陸因為其政治歷史的因素,只要不涉及政治及被定斷為邪教如法輪功的活動,大抵上你做甚麼都可以。一直以來其實在大陸談愛與性是很開放的,現在大陸的問題是越來越多有錢人、暴發戶。變富後不等於知性、智性和心靈上能同步進化。譬如女性賺錢多了,但女性的角色身份並沒有大改變,即使妳讀到博士,身邊人都是高官貴人,或者妳已是著名主播,妳還是覺得必須追求婚姻,一定要生孩子,不然妳作為一個中國女性的身份就不完整,這想法是根深蒂固的。跟她們做治療,不可以說男人不重要,因為男人對於一個中國女性太重要,即使放一個男人在家中也好,一定要做個已婚有孩子的母親才算完整。



L:我也看到很多國內人為了結婚、為了生孩子,然後又離婚,甚至帶著自己的孩子也好。


S:有趣的是上海是很不同的圈子,有錢的女人想法很不尋常,她們永遠不甘於追求一個平凡的男人,但太有型的卻不定性,於是她們永遠不可能settle down。她們很憂鬱,要名要利又要浪漫的愛情,付出多少錢也沒問題,有女人會叫我去陪她們喝酒便以為在尋求治療!這些人跟置身死亡邊緣沒有分別,過著頺廢腐敗的生活,她們其實不是要愛情,只是要一個名牌。其他二線城市跟一線城市的家庭和愛情觀也有分別,東莞、長安等富二代地方又是另一種境像。


香港人則很實際,要不要自療、要不要找伴侶,考慮點都很實際,要看利益,所需要的安全感也可以計算出來。於我來說,安全感就是對方能否在山上生存。但對於很多港女來說,安全感是樓、是車,是幾多個月可以去一次北海道,即使不去北海道,也要去布吉。這些都是計算。



L:今天適婚年齡的男性有百份之三十幾是不願意結婚,女性也有百份之三十是不願結婚的。是否因為計不掂數?


S:一句講晒!香港的男人條件愈來愈差勁!Dr. Lo你這一代的男人能出像你這樣的精英。但今天的男人沒長進反而落後,女人卻太厲害,她們又怎會看得起這些男人,即使很愛你又如何!寧可一班女朋友去high tea,享受高級消費的快感,大數男人的不是,回家後卻煲愛情韓劇,彌補想擁有愛情的幻想,然後哭一場!最終可能寧願問對方能否給我一個Prada或Ferragamo。(Dr. Lo:這些人來找妳妳會如何應付?)我是不會見這些人的。我不能給她Prada,也不能給她老公,我幫不到她們。我一定拒絕這些人,別浪費大家的時間。這些人也不會來找我,我也太清楚她們也不會看素黑的書,因為她們不覺得自己的追求有問題!



情愛歷史


L:妳的書提醒了我「愛」跟「愛情」是兩回事。


S:其實愛情的文化史很短,婚姻一直是以家族財產交易為基的,要到英國十九世紀那些high tea貴族女人開始寫小說,才出現所謂愛情和romantic觀念。18世紀個人主義的興起,後才出現19世紀的愛情觀,自我概念再加上資本主義產生的愛情,演變成今天離不開消費和浪費的愛情文化。



L:「愛」涵蓋的範圍更大。


S:愛是一股能量,是一種energy。這種力量若是穩定的話能讓我們站得穩、望得遠,眼對眼也不害怕或退縮,可以付出,不剝削別人。這種愛的力量很無私,唯有母親做得到。這母親並不是指時下一般女人,今天大多數女人都變了男人,愈來愈少母親的角色,我指的不是生孩子,而是說母性mother earth,能make the world go round的力量,那是純粹母性的力量。這股力量令生命繼續轉下去,或者可以稱之為「慈悲」的力量。


這就叫作愛。愛這個字英文跟繁體中文跟簡體中文也不一樣,我們先不討論這個。愛是人人都需要的一種精神力量,你可以簡化稱作婚姻、愛情、伴侶,是令生命穩定的條件,即使你花心,你也需要這種在背後支持你的力量。我們以前叫作家庭,或者叫宗教,沒有了還能生存但失去活著的意義。新紀元時代會相信我們自己也可以給自己的力量。有痴戀的人說:沒有了你我會死。這就叫作愛情嗎?或者說沒有了這個宗教我就活不下去。真正的愛是要看在面對自己時是否穩定,是否不只是為了自己而存活,或者為好過而延續。這個energy沒有了不行,你看四川地震有人會為了救陌生人而犧牲自己,這是哺乳類動物的特質,因為我們是同一個species。


人有一種對生命的內在核心價值!海豚和大象都有就是對生命無條件的愛和保護,而這種愛不只是為自己。剛才提到要計算的只是消費式的愛情,不是愛。有些價值是大事大非,像維護人權和自由等,你真的會為此理想捨命,nurture它,保衛和維護其延續性。


這股愛的正面力量,不代表是永恆的。它帶來溫暖和喜悅,同時也會令人傷痛,也脆弱,就像一個母親的哭泣,用最細膩的愛看透世情,歷盡人間的愛恨善惡,看得最多是她,感受得最痛也是她,就是這種慈與悲的大愛力量。承擔正和負能量於一身。像很多人問我,妳經常承擔別人的痛,是否開心?我當然會痛,痛得要死!



生命管理


L:妳的人生走到如此地步,懷有對人生、愛、情的觀點,妳如何給自己打分,是甚麼都曉得了嗎?


S:我會給自己零分!我甚麼都不懂得,我事實是甚麼都不懂!我剛才所說的都不過是我自己的經歷和體驗。但這些放在天底下,我算甚麼?你在大海裡拿一滴水上來,你算什麼,知道多少?因此,我不喜歡define甚麼叫做愛,我只助你管理好生命,我也沒資格教你應該怎樣做,因為我甚麼都不曉得,我和大家一樣也在不斷的受傷中學習。



L:往前看有何計劃?


S:你幾個月前問我我可能會有一些計劃,但目前我遇上一個人生很大的挫折,所以現在不能回答,要先讓它過去。但我曉得我遇上甚麼困難都會繼續向前,一定不會走回頭,不會變得頺廢,現在我還未看清楚。我需要很高的智慧,去看What the hell am i doing。


現在我正在人生的谷底、極谷底!但我仍相信我剛說過的愛,我不會覺得人生沒希望,不然我就一直在寫著騙人的東西。我見過世上最醜惡的人和事,包括所謂愛情,但我想有種價值我很堅定,我對愛很堅定,無論人們怎樣對我,或者我看見人們怎對待別人。


有甚麼是我不能夠沒有的?就是沒有了愛這股力量,我就不再存在。由始至終,我都是一個人撐著自己,沒有家庭,沒有宗教。我很清楚世上不只我一個人擁抱這信念,我相信世上有跟我一樣穩定、堅定和有力量的人,雖然很孤獨,即使害怕,我也會很勇敢地去經歷,這是life journey。



L:我想素黑最打動我是妳那種對自己的堅持,一種能給予人很強大的能量。在人生谷底也可以如此,能再往前走將是無極境界了。



素黑語錄:


看文化史,人類的心靈幾時充實過?西方民主歷史只有二百年,資本主義卻令心靈嚴重空虛,近幾十年出現的所謂新紀元或身心靈的追求,很多也不過最終是以自己取代神的假象,甚至滿是借來騙財騙色的幌子,不是心靈的出口。


大陸的問題從來不是需要精神信仰,你若活在恐懼中便拜拜神,像古希臘人信奉諸神一樣,神都是功利性的。他們最關心的是如何能生存,不是信仰,特別是經歷過文革後,還有甚麼比守住一口氣更重要?信愛情都是假的!


今天中國大陸的人開始需要愛情,只是因為他們接觸了消費主義。認識一個有錢女人,在計算到底要買一條愛馬士頸巾還是來上我的課。她空虛,需要愛情,要找一個擁有過億的男朋友,其實她不是要愛情,而是要那個過億的標貼而已!


人需要愛自己,錫自己,牽著手表達愛的伴侶,需要有這種touch,因為這是哺乳類動物的特性,需要粘在一起,這是基本的人性。


我們有語言不懂溝通,有身體又不懂得擁抱!


我們可以想象單純地去愛某個人,但你的單純或專一可能不過是強勁的誘惑還沒出現而已。突然出現一個身家百億,英俊溫柔貼心的男人浪漫地追求你,你能不心動嗎?大部份人即使不馬上變質,也會動搖。當你同時有很多伴侶人選時,你會變得現實,會計算。這才是愛的真相。


面對挑戰時,你能不受誘惑,堅定不移又不盲目執著的話,愛才是真的。


我做人行事坦白,言行一致。回到第一個問題,我喜歡黑,因為我需要見到光!



Dr Lo盧博士後話:


     曾經為素黑在她的新書《好好愛自己》第二回後記裡這樣寫過:「隨著素黑的文字去思考、去流浪,得到了一顆平安歸家的心。 然後,在不知不覺中,學會了愛自己、愛人,也為了那種淚中帶笑、笑中有淚的反思,知道了珍惜和感恩…..」


      有一個問題,在上面的訪談裡或基本上每次見到素黑時我都想問卻沒有問:「妳找到了幸福嗎?」縱使有這少少的遺憾,我是知道的,有一天,甚麼都會過去,無論是感情、回憶、掛念、甚至歷史。然後,往後望,想到那一個夏去秋來的下午,跟素黑的一夕話,仍然是感恩,仍然是珍惜。



  • 简体
  • 繁体
copyright © 2003 - 2014 blacksoblack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400495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