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星岛日报》S-File 青春档案 vol.116 刊于 2002年3月25日

素黑:率性步伐停不了
访问:陈燕蓉


一个永远只穿素黑的女子,身兼多职,集文化、性别、性学和健康医疗研究等多元瓣数于一身的专栏作家、网站节目主持人、另类疗法实践者及治疗师。从研究、艺术行政、大学讲师、网站高级行政管理,到现在担任情绪/催眠治疗师,做任何事都怡如其份但又不安本份、不能被定位的女子。她的名字:素黑。


不要定位

     「为甚么要定位?人生太短暂,太多东西想尝试了!」素黑这样解说她的率性。


     自称性格浪荡的素黑,坦言对自己的要求甚高,每做一件事或工作,总要自己做出好成绩,然而每一次她都会在很短时间内达到自我要求,并看出工作上的盲点。「若果我很安逸地在同一工作、同一位置上,对我而言这是一个限制、一个框框。所以当某件工作未能配合我的步伐时,我会离开。」


追寻创意

     曾在多间大学出任客席讲师的素黑,最开心的并非在大学教书,而是与一班学业成绩并不理想的年轻人「混混」。「不过坦白说,我对现今的大学生感到失望,若非要纪录出席率,我相信他们宁愿兼职也不上学。」素黑带点气愤地说。「本来小朋友和年轻人的创意最大,但香港的教育制度严重地扼杀学生的创造力,尤其是中学会考,简直摧毁学生身心!」


     虽然香港教育制度诸多不是,但若真的有心,追求创意的学生,仍会自行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。素黑说:「记得几年前我在蒲窝青少年中心担任艺术教育计划顾问,认识一位十六岁,念中四的女生。她具有很强烈创作欲望,初时写日记,接著尝试摄影,将整个搬家的过程记录下来,表达出她与家人的关系、身为女性对自身的看法。后来自发举行个人摄影展、写新诗、小说、多媒体创意舞台等。她现在才得二十一岁,发挥空间仍然很大。我觉得,这才是一个真正有创意的人。」


     素黑觉得,找寻创意可兵分两路:其一是外在刺激,例如好的老师、课程、展览、表演、节目等;内在是个人的好奇心和八卦心理。一个对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和好奇的人,他的创作欲望也不会高。


     「我建议年轻人集体创作,当中可以互相竞争,却也互相鼓励和支持,互相刺激对方的创意灵感。」


谈情说性

     话题一转,素黑由讲师的身分变成催眠治疗师,倘若同学有留意,会知道素黑在《星岛日报》副刊「恋爱频道」占有颇大篇幅的专栏──「个案实录」与「素黑角度」。此外,素黑同时某女性杂志撰写专栏。「自小很多朋友会喜欢找我谈她们的感情烦恼,而我又会给她们回应,让她们感觉舒服一点。后来我想,不如积极一点,为更多有需要的人进行催眠治疗和情绪治疗,尤其是香港女性。我觉得,金钱、利益、权力、政治上,我未必帮得上忙,但我可在纾解情绪上出一分力,说不定经过情疗治疗后,她不再想做傻事、虐待自己,或离开那个虐待她的男性,独立生活。」素黑曾协助争取妇女权益、反性倾向歧视等,但她强调不是女权主义者。


     「给我高薪厚禄,还不及协助人家解决困难来得高兴。」素黑由衷地说。


     素黑也不想与其他女性作家比较。「为何要比较,大家各有各写。坦白而言,香港有几多个女性作家?十只指头也数得出!我反而希望多些人写,希望所有作者都有个人立场、文笔要好、有胆色,不要教坏年轻一辈。」


创作历程

     素黑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研究硕士、从事专栏写作已十多年,文章题材涉及性别、性意识型态、文化、艺术、教育、健康医疗、游记、创作等,散见于本港及大陆报章杂志,曾出版过文化艺术杂志《过渡》、及为多本艺术、学术刊物及报告担任编辑。


     九六年开始为年青人开办多届性(别)与创作工作坊,并热衷艺术教育和研究工作,统筹艺术教育研究、论坛和出版计划,曾为蒲窝青少年中心艺术教育计划顾问,现为燕子画苑文化中心教学、行政及情绪教育顾问,城大英文系兼职讲师,及香港艺术中心艺术学院客席讲师。

 

     九十年代初积极投入文化政策及改革运动,为进念二十面体文化政策研究组核心成员。九十年代中带领国内独立剧场「戏剧车间」赴欧美了日本十多个城市巡回演出,兼任舞台监督、灯光控制及副监制工作,游历欧美及日本重要艺术节。历年并在中文大学、城市大学、岭南大学、理工大学、香港艺术中心艺术学院执教。


     九七年秋天戛然放下香港一切到英国浪荡,在南部小城布莱顿,过著寻猫儿,吹尺八和写稿的日子。九九年中回港参与多媒体网站高级行政及策划工作,并积极投入艺术书籍及美术教育出版,主编书目包括谢至德摄影集《关我97事》、剧场评论集《鸿鸿的剧场发现之旅》、后设计展览书目《唔知做乜设计》、亲子美育书籍《画出亲子美育新天地》等。


后记:黑

     素黑只爱黑色,不但衣服素黑,连手提电话、手提袋等随身物件,全是清一色──黑色,就连她的朋友也曾忍不住开玩笑地问,素黑结婚当日,可会穿上黑色婚纱?拍照当日,素黑、摄影和小记来到中环大会堂旁边的公园,墙壁竟然全是黑色,连坐椅也是黑色!(这么凑巧?)摄影师二话不说便决定在这地方取景,初时小记也担心会否「撞色」,但相片出来的效果却出奇地好。原来黑并非单一,也可以有不同层次。

  • 简体
  • 繁体
copyright © 2003 - 2014 blacksoblack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400495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