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就是黑-素黑-列表-hei 黑就是黑-素黑-列表-hei


素黑档案



关于我,请别在网上胡乱搜索了,大部份你能搜到的内容,都不是真实的我。要知道正确的素黑简介,请参考以下官方介绍内容:




     香港及内地知名心性治疗师、作家及演说家,心共振疗愈顾问总监、文化研究硕士、生命管理顾问、心性治疗师、前沿艺术策划人、音乐创作者、大学老师、慢食者。



      被誉为华语世界最具影响力情感自疗作家,“以传奇能量向世界传递爱,疗愈爱”第一人,两岸三地奇女子。新浪微博风云榜最具影响力文化名人,首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学生成长导师。



      她浪荡过很多地方,出走是她的修养方式。喜爱猫、尺八和孤独更甚于写作和说话。爱黑、爱素、爱自然,爱树爱山爱大海,尊重生命分享爱,活着是为呈现比爱情更大的爱。住在繁忙香港安静的小岛上,认为生活简单就是最好。



      她不喜欢说话,不爱上镜头,宁愿一个人沉静,但无数人喜欢走近她,希望知道她黑色传奇的故事,聆听她直捣人心、冷静温婉、一针见血的心灵启迪。



     历年在多所大学作客席讲师,并应香港、内地及马来西亚多间机构邀请作公开演讲,开办专业心性治疗课程,曾为香港艺术发展局艺术顾问。



     近年研究糅合艺术,结合阴阳二气的心脑协调情绪治疗法,尤其是结合声音共振与静观内心的自疗方法,相信人有自愈的本能。首创“黑洞自疗法”,治疗情绪、恐 惧和创伤;“观音定心法”及摇摆定心乐章,平衡情绪,修心定心;“尺八脉轮共振法”及音频治疗替受疗者清洗负面能量,重建自爱力量。曾策划及演出全中国首 个在黑暗里观音的“全黑音乐会”,及举办过多场静心音乐会。



     2008年起于全中国各地巡回演说过百场,并即场示范声音自疗,教授情绪管理方法,吸引逾万观众。所主持之心共振自疗系列课程如“用声音打开自己”和“情绪急救管理整合自疗”课等,已于香港、上海、长沙、广州等城市开办。



     素黑于香港出版之畅销书包括《爱在136.1》、《好好修养爱》、《男人要学会爱,女人要超越爱》、《好好爱自己》第一回及第二回、《放好爱》、《出走,是为了爱》、《这样爱,很好》、《最放不下爱》等;大陆出版包括《好爱在136.1》、 《好好修养爱》、《学会爱,超越爱》、《好好爱自己》、《放下。爱》、《一个人不要怕》(完美升級版)、《在爱中修行》、《两个人的孤独》及小说《出走年代》等。



    两岸三地联合推荐素黑作品的名人,包括香港的彭浩翔、卢永仁、梁文道、嚴浩、深雪、項明生、林二汶、欧阳应霁、陈嘉上、李力持、唐宁、何利利、陆以心、锺有添;内地的杨幂、江一燕、郝蕾、李蕾、曾子航;台湾的伊能静、張德芬、李欣频等。



素黑故事



黑就是黑


     由我教过的由稚园学生到大学生,都好奇地常常追问我是不是没有黑色以外的衣服,衣柜里面是不是全黑的,结婚会不会穿黑婚纱?被传媒访问头一句一定问:你喜欢黑色,吃素的,所以叫素黑?



     坦白说,我不知道素黑的解释,我只晓得,黑就是黑。



     我不相信知识就是力量,虽然知识和表达能力是最方便的权力工具。我不迷信知识,宁愿花一辈子学习观照自身,和参透爱的能量。生命,原来就比我们脑袋可以想象的更深邃更谦逊更细腻更温柔。



上学   

     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情景,现在还记得,我没有哭。



     小学一年班第一次考试便考第一,害我日后为保持水平无法懒惰。



     中学已当同学的情绪治疗师。当其它同学想着明星拍拖和名牌东西时,我却自闭思考生、死、爱、欲的哲学问题,开始不停地写作,不合群,不爱说话,被同学在记念册上形容“深不可测”、“神圣不可侵犯”。



     大学,我在那里花了7年最青春最疯狂最霸道最忧郁也最激情的岁月。不自在的是谁都认得我,因为常穿黑,从不合群,甚至从不爱笑。天真的我以为穿黑不容易被看到,结果却相反,害得怕见人的我清晨和深夜才出没,全黑的我在全黑的山路上飘来飘去,留下很多过份的夸张的无中生有的传言。到今天,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们,我其实只喜欢黑乌乌一个人。



     念研究院时开班讲学,讲村上春树,讲电影文学,谈后现代主义,招来不同学系的古怪学生。我喜欢读医,喜欢到沙田威尔斯医院看人生,到那边的医学院图书馆翻脑神经学书籍,后来有新结识的医科朋友告诉我,医学院的同学都被我吓坏了。



     我是个旁听狂徒,哲学的、医学的、政治的、经济的、艺术的、音乐的、文学的,每星期可以上四五十小时的课,把贪心得来的知识运用在老本科文学上,同学最怕和我同一组导修,怕被我问下去。毕业了,名列前茅,兼拿到文学院最高奖学金,叫其他文学院学系的学生又羡慕又不忿。就这样我进入了研究院,学习上便更放肆和贪婪了。



    学习中成长的结论是:外面的世界比象芽塔更真实。结果我放弃了博士学位,投身艺术文化和教育的工作。



艺术


    在家人严正的反对下,我毅然投进艺术文化工作,死而后已!



     做过舞台背后黑手,搞过艺术节,认识很多认真和专业的舞台工作者和艺术家。当然,也受不了不求上进又诸多要求的艺术家,还有,面对失向和没得救的文化艺术政策,做了很多年政策改革的工作,觉得很疲倦。



     1997年终于放下一切,跟文化圈说再见,头也不回了。



     忘不了和大陆的艺术朋友频密出国演出的传奇岁月,有爱,也有伤口。和香港的艺术朋友合作或相处有温情也有失望。反观再看自己,啊,原来也真的不足够。不如停下来,谦虚一点找自己的创作路。



     忘记不了,那些推动成立艺术发展局,推动直选,文化界功能组别,文化界联席会议等等废寝忘餐写政策文件、约见议员、商讨策略、学习政治是necessary evil的真相的日子……我的青春也就他爸的奉献给它了。



写作


    同样在家人严厉的反对下,我坚持写作。他们不知道,写作是沉默的我自我表达的方式。



     曾经和朋友谈起,才发现原来除了广告外,我几乎什么文类和类型的东西也写过。其实,我最喜欢写游记和私日记,最不喜欢写情感个案或分析,你可不知道。



     要读我的写作,到这里

     要看我的博客,到这里

     有关我的个人著作,到这里





尺八


     我目前拥有两支不可思议的尺八。生平第一支尺八,是从一个传奇的尺八收藏家买下的,在日本某寺院里被香烛熏了十一年的标准1.8,是黑的。1997年我抛下 一切离开香港浪荡英国时,两个箱子,一支黑尺八,便是生命的全部了。我以为世上能遇上一支黑尺八已经很了不起,不料八年后,到美藉尺八大师海山在日本千叶县的森林工作室,居然让我能再次遇上非常罕有的黑竹。三天半后,在海山监督和指导下,我把它变成一支长尺八2.3,也是黑的。



     曾经想过,我是为寻找一把震撼存在的声音而来此生的,所以,一直不依赖眼睛看世界。至于那声音到底是什么,是人声,是纯音乐,还是什么奇异的生物,我却不愿打开左脑让理性逻辑搞清楚。



     最好的音乐是寂静。返回平静的音乐。所谓返回平静的音乐,其实是指靠近内在的声音,进入内在最深邃最神圣的空间。尺八,正是这神圣的空间。



     尺八是缘份,是我最可靠的伴侣。它跟我私密同在。除了介绍回归自己内在声音的声疗示范外,在一般情况下,我绝不公开吹奏。



网站


     网站工作是我平生第一份全职,不为喜欢,只为还债。浪荡英国时花了钱,回港后被邀请搞网站。日夜颠倒,耗损青春,但也是年青人的自由地,难得大企业也纵容 我,没过问便让我请了几个古灵精怪,粗口烂舌,会穿透视装高身长靴返工的潦倒天才,在高级写字楼其他典型OL及西装友之间非典型穿梭开会做节目。



     工作是艰难的,也有伤心,也有快乐,快乐比伤痛的多,赚了钱,也赚了朋友。迅速还了债,也就迅速离场,头也不再回了。



出走


    1997年,太倦了,秋天,戛然放下香港的一切到英国浪荡,被大海神秘的力量召唤,在南部小城布莱顿Brighton留下来了,过着寻猫儿,吹尺八和写稿的逍遥日子,写《浪荡女情》专栏,于香港及大陆发表。



      那时,也真的佩服自己,可以决心放下,把一生所创作的文字和摄影都抛掉了。原来,以前以为很心爱很重要的东西,真的离开了自己,才真正存在过。



      很爱布莱顿,她给我再生的力量。是思念、自在和人生最平淡的日子。没有人再认识我,认出了也不介意。连时间的功用和速度也变了面。每天都和自己的灵魂在一起。



     记起已经抛掉的,写过的一首诗的末句:“只有离开,才是存在”。



     出走是必须的奢侈,大概就是这样吧!



  • 简体
  • 繁体
copyright © 2003 - 2014 blacksoblack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4004959号-1